改了个cn是阿卿

“Close your eyes”“But I like you”

*李泽言×你
*是朋友发给我一个表情包然后突然就有了这个脑洞
*还记得情人节那天游戏里李泽言给你打的电话吗?
这篇文里兑换了埃菲尔铁塔币哦。
*原本想继续写下去开个自行车的,奈何没成功,最后老李做了啥就自行脑补叭!
*ooc归我,李泽言归你
*望食用愉快♡

法国,巴黎圣母院。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钟楼上的游客们正拿着手机在各种角度的录像拍照。
自那次情人节礼物后,你以少见的高效率在第二天就带着准备好的材料去了华锐。李泽言听完报告后只说了句“差强人意”,你知道算是过关了,于是掏出藏在口袋的埃菲尔铁塔币在他眼前晃了晃难掩兴奋地说:“那可不可以兑现它了?”李泽言略做考虑后说:“一个星期后,三天假。”
今天是最后一天,下午五点你们就会搭上返程的飞机。初春的阳光总是带着些潮气,你抬起手哈了哈气看向一旁站着的李泽言道:“中午啦,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李泽言低眸瞅了你一眼道:“半个小时前还兴冲冲的说要爬钟楼,现在不打算去了?”
你象征性的咳嗽了两声说:“这个…我饿了呀,再者钟楼上人这么多,估计在底下排队就要排好久呢。所以就算啦,现在先去吃饭嘛。”
李泽言没再说话,只是很自然地握住你的手,朝不远处一家餐厅走去。这次你特意点了份朗姆酒。他皱着眉说:“你酒量不好,不能喝。”你努了努嘴:“度假最后一餐,让我享受一下嘛。再者只是一点果酒,不会醉的!”
——三十分钟后
“李…李泽言,咦……怎么有两个李泽言?啊!三个!”
“……回酒店了。”
“诶别拉我呀,我还想喝点儿可以吗?就一点儿!”
“大街上是要人笑话你吗,走了。”
酒店房间。
李泽言扶着醉酒的你去了床上,你一沾到床便迷迷糊糊躺下去。李泽言细心地帮你脱了鞋并盖好被子,转身欲走却被你拉住了袖子。你眨着眼睛看他:“李泽言…别走……”他转回身将你的手塞回被子里道:“你在这躺着,我去给你倒点水。”
不知是不是酒精起了作用,你再次把手伸出来抓住他的手,大胆提到:“不要水…要你可以吗?”
李泽言被你握住的手微不可察的动了动,望着你的眼睛越发深邃。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啊…陪我一起睡嘛。”
“……自己睡。”
“不要不要,你要是不陪我睡,我就不放你走。”
他最终没能拗过你,在你身边躺了下来。你侧着身体望向他,此刻他闭着眼睛的样子没了往日的冷峻,显得格外温柔。
“不是睡觉吗,看着我怎么睡?闭眼。”
“可是我喜欢你啊。”是不是刚刚喝的朗姆酒太甜了,你想。
李泽言闭着的眼睛睁开看向你,似是要从你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道啊,我说我喜欢你呀…唔!”
话才落了尾音,便猝不及防地被身体倾过来的他吻住。他吻的急促,霸道,像是在确认什么。你终于意识到此刻在发生什么,双手勾住他的脖颈,主动加深了这个令人惊喜的吻。李泽言感受到了你的回应,逐渐收回了方才的冲动,开始细细品尝你的味道。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放开你的唇,给你一丝喘气的机会。你半眯着眼叫他:“李泽言…”
“你喝醉了。”
你似是不满他停下,勾着他脖颈的手微微用力,你看着他在你面前放大的俊颜,忍不住在他嘴角亲了一口。
“我没醉…我很清醒。我说我喜欢你呀。”
李泽言没再说话,只再次覆上你的嘴唇,双手开始游离于你腰间,向下,再向下。
果然是中午喝的朗姆酒太甜了。在沉沦于欢爱前,你迷迷糊糊的下了结论。
-Fin.

四季之约

【四季之约】

“春日的风筝,夏日的萤火,秋日的红叶,冬日的初雪。”——我不会再失约。

许墨×你

设定是许国师和官宦家嫡女的你

儿时也曾青梅竹马,他是否真的将你连同往事尘封?

and希望许墨做的元宵你会喜欢吃

然后其实是第二次写同人文,这次也是突然想动笔写一写,希望没有太ooc。总之ooc归我,许墨归你

望食用愉快

感谢观看


夜晚,皇宫。

今日上元节,官家请了各府公子小姐一同赴宫宴,原想着上街逛灯会的你身为朝廷要臣家的嫡女只好断了念头乖乖进宫。彼时大殿灯火通明,正中央是舞姬合着钟鼓丝竹翩然起舞,一应宫娥端着玉盘珍馐袅袅娜娜地停在各桌案前,大臣们推杯换盏间不知说起何趣事,望向国师笑起来。其中一名文官端了酒樽起身道:“国师大人,这上元佳节,若有佳人在侧侍奉,岂不美哉?近日府上有一美姬,唱起歌可真如夜莺吟啼,不若送与许国师?”被敬酒的许国师缓缓起身回了酒,笑道:“好意心领,然在下已有心上人。”语罢便掀袍优雅坐下,不再理会众人惊诧的目光。

是了,国师大人丰神俊朗,待人温和有礼,又深受皇帝器重,无论是谁都想搭上些关系。这话一出,却不知要多少闺阁女子伤心了。

这厢你刚踏入殿内,手中纨扇轻掩了面,正巧听了这番对话,微侧了头向他望去。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国师抬眸正对上你的视线,朝你笑了笑。你瞬间收回目光,扇下脸颊微红却不自知,只随了引路的婢子朝女席走去。

宴席过半,平日甚少饮酒的你此刻已有些晕乎,于是悄然起身,出了大殿透气。你拍了拍自己脸颊,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方才好些。

“可是累着了?”

耳边忽的响起声音,带着男子特有的低沉和磁性。你似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不由得啊的一声退了一步,却一个不稳向后跌去。男子有力的手臂稳稳托住你的腰,无奈道:“还是那么莽莽撞撞的,和小时候在我府里扑蝶摔倒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听了他的话语,急忙正了身拉远了二人距离言:“多谢。”顿了顿又带了丝不易察觉的埋怨道:“几年不见,国师竟还记得。国师快些回宴吧,莫要心上人儿等急了。”

闻你话语,许墨温笑道:“你有些醉了,身子不适,我送你出宫。”

你见他并不回你话,张口便是遣你回府,不气反回了一笑言:“那便劳烦国师大人了。”

你和嫡妹一同乘轿而来,这会儿先行离去,自家轿子定是要留予小妹的,正犯难之际,许墨将你引到国师府轿前,继续温笑:“我只身前来,可和你一同出宫。”语罢便先一步踏上马车,并朝你伸了手。你略思索,此刻多留反倒容易被人看见误会些什么,只好顺势上了轿。

马车缓缓驶向宫外,你并不想与许墨有过多交谈,便闭了眼装睡。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温温润润的声音:“到了。”你抬手揉了揉眼,掀了帘下车,却瞧着眼前的牌匾愣了愣。

国师府。

你又揉了揉眼,怀疑自己看错了字。然而并没有。这里赫然就是许墨的府邸,国师府。

你转身朝身后的许墨问:“不是回我府里么?”

他一脸无辜道:“我只说了出宫,未曾说要回你府上。”

“你!”

“不如去我府里坐坐?”

“不去!”

“那便在门前等宴会结束,你府里轿子路过载你回去。不过夜深露重,你可确定?”

“我!”你实在是被他话堵着了,只好闷声言:“这便叨扰国师了。”

许墨笑:“不叨扰。”

他引你去了院前石桌,唤小厮端来了热茶和两份糕点。见你仍旧站着,出声言:“茶可醒酒,先吃些点心,等我一会。”

你不知他又要做些什么,却也承了好意坐下。约莫过了一盏茶,许墨端着托盘稳步走到石桌前,将托盘里的两个瓷碗拿出,一碗递与你,一碗置于自己面前。

“这是…元宵?”你拿起汤匙舀了一个起来,抬眸望向他。

“嗯,我做的。宫宴佳肴虽丰盛,却没了节日本该有的韵味。”许墨瞧你拿着汤匙迟迟不下口,失笑道:“再不吃可就凉了。虽然是第一次做,但我事先尝过了,味道还算可以。”

你听他这样说了,便也不再犹豫,张口吃下一个元宵。

“怎么样,好吃吗?”

“没想到国师大人不仅朝堂上有智有谋,厨艺上也可圈可点。”

“过奖,你喜欢便好。”

你拿着汤匙的手一顿,复又舀了一个吃进嘴里。过了一会儿说道:“国师大人该请心上人来品尝才是。如此月色配上国师亲手做的元宵,请我来有些不妥当了。”

“可是,我觉得很妥当。”许墨放下手中瓷碗,认真朝你看去。你避开他越发深邃的眼神言:“国师说笑了。”

“不是说笑。我从未给人亲自下过厨,除了心上人。”

你拿着汤匙的手似是烫了起来,索性放下汤匙低头道:“国师大人莫要打趣我…”

“幼时你还是唤我许墨的。”

闻言你抬眸看向他,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带着五分认真,三分温柔,和两分眷恋。

加起来便是十分欢喜。

你知道他还记得。你沉默了许久,终是启唇:“我以为你已经忘了幼时的事了,连同我一起…。”话语间带了莫名的颤音,你再次低下头道:“你明明答应过我,等开春了,便带我去放风筝。可你没有来,以后也没有来。”

“对不起,我…有不得已的原因。那次以后我离开了京城,我有必须完成的事。”

许墨没有说是什么原因,是什么事,只是这样一句话略过了在外十几年的生活。人人都羡慕他一回京便受皇帝赏识,下旨将空虚已久的国师一位重新赐予他。朝中大臣看重他,闺阁女子倾慕他,平民百姓敬仰他。

没有人在意他曾经的模样。可是他知道,你还记得,你还挂念。不需要更多了,只你一人,便足矣。

“我答应你,等到了三月,正是莺飞草长的时候,我们去放风筝。这次,绝不失约。”许墨握住你的手,你颤了颤,并没有抽回手,而是回握住他。他感受到你的回应,将你轻轻带入怀里,慢慢抱紧。你感受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闷声道:“许墨。”

“嗯?”

“只是春天吗?”

他愣了愣,随即失笑道:“不。”

“还有夏天的萤火,秋天的红叶,冬天的初雪。”

“不骗我?”

“不骗你。”


-Fin.